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ngxuqiang8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龙妙语大全——第一部分   

2008-01-17 16:23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朱近墨 
风吹花动,花动花落。 
不管他天地间又平添落花几许,也是寻常事。 
花落人亡,天地无情。 
天地本就无情,若见有情,天早已荒,地早已老。 

浪子三唱,只唱英雄。 
浪子无根,英雄无泪。 
浪子三唱,不唱悲歌。 
红尘间,悲伤事,已太多。 
浪子为君歌一曲,劝君切莫把泪流。 
人间若有不平事,纵酒挥刀斩人头。 

夜深人静,从大醉中醒来,忽然发现躺在自己旁边的是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。 
这种滋味你有没有尝过? 
在欢呼和喝采声中,一个人回到家里,面对着漆黑的窗户,只希望快点天亮。 
这种心情你有没有想过? 
今宵花天酒地、狂欢极乐,却连自己明日会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甚至连今宵酒醉何地都不知道。 
这种日子你有没有过过? 
杨柳飞舞,晓风残月,这种意境虽然美,却是美得多么凄凉,多么令人心碎。 
这种欢乐,你愿不愿意享受? 

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,有的喜欢追忆往事,有的喜欢憧憬未来,但是也有些人认为,老时光并不一定就是好时光,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测的。 
只有“现在”最真实,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。 
这种人并不是没有事值得回忆,只不过通常都不太愿意去想它而已。 
往事如烟,旧梦难寻,失去的已经失去了,做错的已经做错了,一个人已经应该从其中得到教训,以何必再去想? 
再想又有什么用? 

这世界上有很多看来极复杂、极秘密的事,往往都是为了一个很简单的原因而造成的。 
那就是爱。 爱能毁灭一切,也能创造一切。 
人生既能充满了爱,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苦苦去追寻爱呢? 
爱是什么? 
是幸福吗? 

自古以来,“雨”一直是诗人们感伤的代用词。 

在雨中很容易使人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事,也会使人忘情的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事。 

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,不管这种东西你再怎么爱,如果让你每天面对他,久了你一定会烦,会腻,对他的喜欢和爱的热度一定会退,会淡。 

自古以来,恐惧岂非就是痛苦的极限? 

痛苦的极限是恐惧,那么恐惧的极限又是什么? 

岂非就是不知道? 

一个空的人和空麻袋都是站不起来的。 

如果一个人已空得如空麻袋一样,他又怎么能胜? 

空即不空,不空即空。 

空空如空,人生本就是空。 

人因空而出,又因空而结。 

空是人生之始,亦是人生之结。 

空又如何? 

不空又如何? 

为什么古老的秘技总是会失传? 

是人类太自私?不肯传? 

或是人类太进步?进步到不屑去学这些古老的秘技? 

通常拥有绝技的人,都有奇怪的脾气。 

世界确有种人,虽然活着,虽然是人,但一举一动都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。 

这种人从来就没有过过属于自己的生活,他的一切都遵照着他人的意思而活。 

这种人千古以前就有,千年以后还是不会消失。 

在这个世界上,凡事凡物久了都会变淡,包括爱情在内,唯独“回忆”,不但不会变淡,反而越久越浓。 

越浓就越痛苦,痛苦加深,回忆就越浓。 

尽管回忆痛苦,人们却愿意享受。 

因为无论多么深的痛苦里,总有那么一丝甜蜜。 

树大招风,人怕出名,猪怕肥。一个人若出名了,时常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找你。 

你想不要别人来找都不行,因为这本是江湖人千古以来便存在的规矩。 

你因别人的名而使自已成名,别人当然也会为了你的名来找你,他当然希望因为你的名而使他出名。 

——纵然成名又怎么样?总有一天你定会因为你的名气而死。 

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又有什么不好? 

成名了又有什么好? 

人从一生下来,就开始在等待。 

等待一个结束。 

一个死亡的结束。 

如果说死亡是结束,那么出生是否是开始? 

死亡并不恐怖,也不可悲。 

可悲的是有些人纵然活着,但生不如死,活不如灭,他们活着也只是活在痛苦的深渊里,毫无意识。 

一朵残菊在风沙中打滚, 

既不知从哪里吹来, 

也不知要被吹到哪里去。 

世人岂非也都正如这朵残菊一样, 

又有谁能预知自己的命运? 

所以,人们又何必为菊花的命运感伤及叹息? 

菊花若有知,也不会埋怨的。 

因为它已有过自己的辉煌岁月, 

已受过人们的赞美与珍惜。 

“我爱你”,多么俗气的三个字。 

可是除非你听过,除非你说过,要不然你无法知道这三个字中包含了多少无奈?多少的辛恨酸楚?多少的甜蜜?多少的痛苦? 

要说出这三个字前,你必须经过一段多么漫长、多么痛苦的征程。 

说出这三个字后,你必须接受那不可知的未来,是甜?是更痛苦?是无奈?还是更辛酸? 

千年以前,就有很多人说过这三个字。 

千年以后,还是会有很多人说这三个字。 

不管你是说,或是听,你只有亲身经历,才能了解到这三个字的无可奈何。 

树木悲哀吗? 

树木纵然有悲哀,也不是为人所了解的。 

树木从发芽到长大,老去枯死,都是在一个地方,除非有人将它移植,否则树木自始自终都是在同一个地方生长。 

而人就不同了,人可以到处乱跑,可以任意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,玩自己喜欢玩的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 

固然有人总是在做自己所不愿做的事,吃自己所不喜欢吃的东西,但最起码他还能动,还能走。 

树木呢? 

它不喜欢这里的阳光,就可以自己躲起来吗? 

它不喜欢这里的土质,就可以自己找块好一点的土地吗? 

不能。 

所以从人方面来说,树木是悲哀的,是值得同情的。 

母亲怀胎十月,婴儿哇哇落地,辛辛苦苦的养育着,所有的痛苦代价都有在孩子头一声“娘”中,得到了补偿,得到了满足。 

往事如烟,旧梦难寻。 

失去的已经失去了,做错的已经做错了,一个人已经应该从其中得到教训,又何必再去想? 

再想又有什么用呢? 

这句话很对。 

但说这话的人一定是穿得暖暖的,吃得饱饱的,喝着好好的,从小就生活在很太平里的人说出来的。 

这种人当然会觉得“往事如烟,旧梦难寻”,因为他所经历过的通常都是小小的不如意,小小的挫折,小小的感情插曲。 

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失去的已经失去了,做错的已做错了,再想又有什么用? 

什么叫回忆? 

什么叫往事? 

什么叫刻骨铭心? 

你曾经谱过一段令你刻骨铭心的恋曲吗? 

你是否经历过一段生不如死,今天过了,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的日子吗? 

如果你曾有过这些经历,那么你一定知道往事是否可以说失去就让它失去了。 

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永远都活在回忆里。 

这种人固然不对,却是值得原谅的,因为他们的往事实在太刻骨铭心。 

感情是什么? 

感情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东西。 

有些感情你越想去珍惜、得到,它消失得越快,它离你越远。 

有些感情你越想忘了它,它却如蛆附骨般的侵咬着你,时间越久,它咬得越深。刚开始时,你会觉得痛苦不堪,可是时间久了,你就会忘了什么叫痛苦,因为你已活在痛苦里。 

有些人看起来很坚强、很薄情,对任何事和人都淡然处之、漠不关心。 

这种人并不是无情,而是不知为何种原因,使得他不得不将感情埋藏在心里,埋藏在骨里。 

这种人的感情一定很专、很痴、很浓,甚至很可怕,因为他的感情一定会淹没对方,有的很有可能会毁了对方。 

但这种人的感情毁的往往却是自己。 

——古龙、丁情《怒剑狂花》 

人类最大的敌人,就是自己;最可怕的敌人,却是朋友。 

你若得到了一些东西,你就同时失去了一些东西。 

一个人清醒的时候太多,岂非也很痛苦? 

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。一种人的生命的目的,并不是为了存在,而是为了燃烧,燃烧才有光亮,哪怕只有一瞬的光亮也好。 

另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,让别人的光芒来照耀自己。 

哪种人才是聪明人? 

如果你是一个“平凡”的人,那一定过得很幸福快乐了。 

平凡,自开天以来,上苍就赐给我们这个权利,可是,我们却疏忽它,不要它。 

有的人与人之间,就像是流星一般,纵然是一瞬间的相遇,也会迸发出令人眩目的火花。 

真正的寂寞是什么?一个人独处,无人陪喝酒聊天,寂寞得要命。心事无人知,朋友虽一大堆,却没有一个可以倾吐心曲的,寂寞的要命。 

这不是寂寞,这只是你感觉寂寞而已。 

真真正正的寂寞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空虚,一种令你发狂的空虚。纵然在欢呼声中,也会感觉到内心的空虚、惆怅与沮丧。 

醉话往往是真话,只可惜世人偏偏不喜欢听真话。 

一个人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,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。如果你已经担起了一付担子,就不要随便放下去。 

朋友是不分尊贵贫贱、职业高低的,朋友就是朋友,朋友就是在天寒地冻的时候,想起来心中含有一丝丝暖意的人。 

朋友就像一杯醇酒一样,能令人醉,能令人迷糊,也会令人错。有一点不可否认的,能令你伤心、涌苦、后悔的,通常都是朋友。 

——古龙、丁情《那一剑的风情》 

饥饿岂非是结束生命的方法之一? 

然而却不是最残忍的一种。 

自远古以来最残忍、最有效、最可怕、最原始的结束生命,岂非是人类? 

人杀人,人杀万物,岂非是最迅速的一种? 

世界的确有很多事情是这样子。只要人们认为你做错了一件事,那么以后的事,就算你是对的,他们也认定你是错的,你就算有百口,也难辨解。 

付出的感情,宛如泼出的水一样,只能停止,而永远无法再收回。 

人之所以会有痛苦,就是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。 

你只有在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才会有真正的痛苦。 

——这本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之一。 

人为什么总对已得到的感情不知加以珍惜,却在失去后再追悔? 

——这种痛苦本就是人类最古老最深邃的痛苦。 

男女之间,有句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。 

你若不说出来,别人怎么会知道?会明白? 

剑客的剑,有时候就象是钱一样,在某些方面来说几乎完全一样。 

一个剑客手里是不是有剑,就好像一个人手里是不是有钱一样,往往可以改变他们的一切。 

如果一个剑客手里没有剑,一个人身边没有钱,一口米袋里没有米,都是一样站不起来的。 

如果有人说,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,没有第一次,那么他说的就算是句名言,也不是真理。 

因为爱情是会变质的,变为友情,变为亲情,变为依赖,甚至变为仇恨。 

爱跟恨本就在一念间。 

会变的,就会忘记。 

等到第一次爱情变质淡忘后,往往就会有第二次,第二次往往也会变得和第一次同样真、同样深、同样甜蜜、同样痛苦。 

爱情更是不分年轻老迈的。 

年青人虽然敢爱敢恨,狂热有劲,年纪大的人也会有爱的迷惑,会让爱冲昏了头。 

甚至比年青人多了一样,对爱情的“诚”。 

诚心诚意的去爱,不惜生命的去爱,只可惜老年人这一份“诚”,往往会被利用,有时甚至会被自己利用。 

好管闲事的人通常也都是不怕麻烦的人。 

每个人都有家,不管是“好”家,或是“坏”家,不管是“穷”家,或是“富” 家,不管是金碧辉煌的家,或是残瓦破壁的家,家就是家。 

狗窝也是家。 

有家就是温暖的。 

家就是你逃避现实的最好场所,也是你在外受了委屈的最佳哭诉地方。 

家也是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做任何事的地方,譬如说,人身体有某些地方随时都会痒,但你却不能随时随地的抓。 

在家里你就没有这些顾忌了。 

除了长辈或外人在时。 

在有些方面来讲,浪子和孤儿岂非很相似? 

都是风中的落叶,水中的浮萍,既不知来处,也不知归向何方?他们都只是人生中的过客而已。 

是过客,不是归人。 

归人似箭,过客飘浮。 

那答答的马蹄声。 

是个美丽的错误。 

我不是归人,是过客。 

一个寂寞的少妇独坐在风铃下,等待着她所思念的远人归来,她的心境多么凄凉多么寂寞。 

这种情况下,每一种声音都会带给她无穷的幻想和希望,让她觉得归人已归,思念已终,寂寞远离。 

等到她的希望和幻想破灭时,虽然会觉得哀伤痛苦,但那一阵短短的希望毕竟还是美丽的。 

所以诗人才会说:“这是个美丽的错误。” 

如果等到希望都没有的时候,那才是真正的悲哀。 

在某些方面来说,倚窗盼归人的少妇,和飘泊的浪子岂非也很想像? 

自古以来,黑暗岂非就是恐惧的根源?! 

江湖上的大侠客、大名人、英雄好汉,并不像传说中一样过的挺惬意。他们和平常人一样要生活、要吃饭、要玩要喝要花钱。 

没有收入,又怎能花? 

这些侠客名人又不能去偷去抢,于是有的人就开始“兼差”。 

兼差的行业中最好的当然就是“职业杀手”。 

在人类所有的职业中,历史最悠久最无奈的职业,就是杀手,也是男人最原始的一种职业。 

干杀手的钱虽然赚得很多,但大多数是悲剧人物,因为他们“出行任务”时,随时随地都会有死的可能,而且还要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。 

有时接到的任务是刺杀自己的亲人,那时不但不能迟疑,还要连眉头都不能皱一下。 

杀手不但要六亲不认,而且必须冷酷无情,更要绝情,决不能有一点儿女私情,也不能有天伦之情。 

绝情绝义,残酷狠暴,冷血无名,这些都是干杀手的必备条件,更重要的一点是,必须无我。 

没有自己的时间,没有自己的利益,没有自己的恩仇,没有自己的爱恨,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必须绝离。 

更重要的一点是,杀手这一行没有“退出”的机会,只要你一踏进,至死才方休。 

如果你想等捞饱了钱,然后退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,就算仇人不杀你,同行的人也一定会追到你,追到你完全不能说出秘密时为止——不能说出秘密的人,在这世上大概只有死人一种而已。 

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别人已认为你不可能对他们构成威胁时,或许会放过你。 

命运常常会使人遭遇到一些奇奇怪怪,谁也无法预料的事。 

命运也常常会使人落入某种又可悲又可笑的境遇中,使人根本没有、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。 

命运更常常会使一些根本不可能不应该在一起的人相遇,而让一些不应该不可能分手的人离别。 

只不过真正有勇气的人,是永远不会向命运屈服的。 

他们早已在困境中学会忍耐,在逆境中学会忍受,只要有机会,他们就会挺起胸膛,继续挣扎奋斗。 

只要他们还没有死,他们就有抬头的时候。 

做一个平凡的人并不可悲、也不可耻。 

一个本来很平凡的人,一定要去做他不该做的事,才是真的可悲。

无论什么人,一生总会遇到些很突然的变化,就象是其他一些别的事一样,这些变化也有好有坏,有的令人欢欣鼓舞,有的令人悲伤颓废。 

在感情方面来说,爱情就是突发的,仇恨也是。 

在生活方面来说,往往也有些事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。 

无论这些变化是好是坏,在本质上都有一点相同之处——在变化的过程中,通常总会发生一些让人终身永难忘怀的事。 

一个人内部的变化和衰老,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出来的——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出。 

真正的改变和衰老是在人的心里。 

一个人只有自己心里觉得衰老时,才真的衰老。

     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样,总是忽然而来,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,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,一定要相信它迟早总会来的。 

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刹那决定的,亘古以来,又有谁能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?在下一刻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? 

古往今来的王侯贵族死了以后,通常都会以珠宝黄金殉葬,再以他属下最英勇忠心的卫士陪葬,来看守他的珠宝和灵魂。 

他自己当然不会知道他这种做法有多么愚蠢。 

因为他已经死了。 

过一天算一天,今天有得吃,就多吃一点,今天有得喝,就多喝一点,至于 “明天”,那是明天的事了。 

今天在豪华酒楼里吃喝玩乐,明天说不定已死在阴沟里;今天是脂粉堆中的多情郎,明天说不定是被踢出大门的醉汉;今天是挥金如土的大爷,明天说不定已成了倦伏在屋角的可怜虫。 

世事多变化,又有哪个人能知道自己的“明天”会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? 

所以做人就该珍惜“现在”,好好的把握“现在”,也唯有“现在”,才是最真实的。 

不要等到失去后,才去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那段“过去”呢? 

造谣本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。 

“酸葡萄的心理”本就是某些人士的专利品,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。 

作为一个浪子,作为一个时常在危险、争夺、刀剑中过日子的人来说,“家” 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海市蜃楼。 

他们虽然有时会在午夜梦回时,憧憬着“家的生活”,但通常他们都不敢过这种生活。 

因为“家的生活”虽然会使人感到幸福、快乐,但是却会磨灭掉他们“奇异的本能”。 

世上有很多人都像野兽一样,有种奇异的本能,似乎总能嗅出危险的气息。 

虽然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,也没有听到什么,但危险来的时候,他们总能在前一刹那间奇迹般的避过。 

这种人若是做官,必定是一代名臣;若是打仗,必定是常胜将军;若是投入江湖,就必定是 

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英雄。 

管仲、诸葛亮,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们能居安思危,治国平天下。 

李靖、韩信、岳飞,也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们才能决胜千里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 

英雄所代表的意思,往往就是冷酷、残忍、寂寞、无情。 

曾有人对英雄下过定义,那就是:杀人如草、好赌如狂、好酒如渴、好色如命! 

当然,这不是绝对的。 

但不管是哪一种英雄,也许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无论做哪一种英雄都不是一件好受的事。 

世上最容易令人老的只有两样东西,那就是仇恨和情丝。 

情丝令人黯然销魂,仇恨却能让人绞痛入骨,至死方休。 

父爱和母爱是不一样的,父亲一定要看到孩子脱离母体,降临人间,才会去爱他,从第一眼看到小孩起,父亲才开始爱,父子之爱,是一种学习的爱。 

母爱却是自然的,从怀孕那天开始,从婴儿在母体成形那天开始,母亲就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很快就变成了爱。 

婴儿还没有出生,就已经有了他母亲爱的关注,母爱是天生的,父爱却是后天慢慢培养的。 

你知不知道世上有很多女人在被强暴后,最初都恨不得死,可是等到她们确定自己怀孕之后,但打消了自杀的念头,而且希望将孩子生下来,是为了什么? 

母爱? 

是的。不管这孩子是怎么来的,怀孕会使女人产生那与生俱来的伟大母爱,也让恨变成了爱。 

何必多情?何必痴情? 

花若多情,也早凋零。 

人若多情,憔悴、憔悴…… 

人在天涯,何妨憔悴? 

酒入金樽,何妨沉醉? 

醉眼看别人成双成对, 

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…… 

花木纵无情,迟早也凋零。 

无情人,终有一日须憔悴。 

人若无情,活着还有何滋味? 

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, 

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。 

——古龙、丁情《边城刀声》 

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样,总是忽然而来,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,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,一定要相信它迟早总会来的。 

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刹那决定的,亘古以来,又有谁能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?在下一刻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? 

古往今来的王侯贵族死了以后,通常都会以珠宝黄金殉葬,再以他属下最英勇忠心的卫士陪葬,来看守他的珠宝和灵魂。 

他自己当然不会知道他这种做法有多么愚蠢。 

因为他已经死了。 

过一天算一天,今天有得吃,就多吃一点,今天有得喝,就多喝一点,至于 “明天”,那是明天的事了。 

今天在豪华酒楼里吃喝玩乐,明天说不定已死在阴沟里;今天是脂粉堆中的多情郎,明天说不定是被踢出大门的醉汉;今天是挥金如土的大爷,明天说不定已成了倦伏在屋角的可怜虫。 

世事多变化,又有哪个人能知道自己的“明天”会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? 

所以做人就该珍惜“现在”,好好的把握“现在”,也唯有“现在”,才是最真实的。 

不要等到失去后,才去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那段“过去”呢? 

造谣本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。 

“酸葡萄的心理”本就是某些人士的专利品,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。 

作为一个浪子,作为一个时常在危险、争夺、刀剑中过日子的人来说,“家” 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海市蜃楼。 

他们虽然有时会在午夜梦回时,憧憬着“家的生活”,但通常他们都不敢过这种生活。 

因为“家的生活”虽然会使人感到幸福、快乐,但是却会磨灭掉他们“奇异的本能”。 

世上有很多人都像野兽一样,有种奇异的本能,似乎总能嗅出危险的气息。 

虽然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,也没有听到什么,但危险来的时候,他们总能在前一刹那间奇迹般的避过。 

这种人若是做官,必定是一代名臣;若是打仗,必定是常胜将军;若是投入江湖,就必定是 

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英雄。 

管仲、诸葛亮,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们能居安思危,治国平天下。 

李靖、韩信、岳飞,也是这样的人,所以他们才能决胜千里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

英雄所代表的意思,往往就是冷酷、残忍、寂寞、无情。 

曾有人对英雄下过定义,那就是:杀人如草、好赌如狂、好酒如渴、好色如命! 

当然,这不是绝对的。 

但不管是哪一种英雄,也许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无论做哪一种英雄都不是一件好受的事。 

世上最容易令人老的只有两样东西,那就是仇恨和情丝。 

情丝令人黯然销魂,仇恨却能让人绞痛入骨,至死方休。 

父爱和母爱是不一样的,父亲一定要看到孩子脱离母体,降临人间,才会去爱他,从第一眼看到小孩起,父亲才开始爱,父子之爱,是一种学习的爱。 

母爱却是自然的,从怀孕那天开始,从婴儿在母体成形那天开始,母亲就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很快就变成了爱。 

婴儿还没有出生,就已经有了他母亲爱的关注,母爱是天生的,父爱却是后天慢慢培养的。 

你知不知道世上有很多女人在被强暴后,最初都恨不得死,可是等到她们确定自己怀孕之后,但打消了自杀的念头,而且希望将孩子生下来,是为了什么? 

母爱? 

是的。不管这孩子是怎么来的,怀孕会使女人产生那与生俱来的伟大母爱,也让恨变成了爱。 

何必多情?何必痴情? 

花若多情,也早凋零。 

人若多情,憔悴、憔悴…… 

人在天涯,何妨憔悴? 

酒入金樽,何妨沉醉? 

醉眼看别人成双成对, 

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…… 

花木纵无情,迟早也凋零。 

无情人,终有一日须憔悴。 

人若无情,活着还有何滋味? 

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, 

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。 

——古龙、丁情《边城刀声》 

每个人都有彷徨的时候,彷徨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在彷徨中不做抉择,因为一旦有所抉择,就不会再彷徨,就会照选定的方向去行事。 

人就是这样,非要看到真相时,才会发现原本有那漏洞在眼前,以前却一点也看不到。 

——古龙、申碎梅《白玉雕龙》 

越有趣的事越不能做得太多,否则就会变成很无趣了。 

很少说话的人,说出来的话通常都比较有分量。 

老人的生命已不长,一个人应该享受到的事,他大多都已享受过。 

现在他还能够享受的事已不多。 

奇怪的是,越老的人越怕死。 

当一个人不肯承认他害怕的时候,也就是害怕得要命的时候。 

什么是为刀所役?刀即是人,人即是刀,人与刀不分,刀感受人的杀性,人禀赋了 

刀的戾性, 

人变成了刀的奴隶,刀变成了人的灵魂。 

什么是役刀? 

刀即是我,我仍是我。 

刀是人手臂的延伸,是心中的意力而表现在外的实体,故而我心中要破坏那一样东西,破坏到什么程度,刀就可以为我成之。 

人是刀的灵魂,刀是人的奴隶。 

这两种意境代表了两个造诣的境界,高下自分,谁都可以看得出的,只是有一点不易为人所深知。 

那就是人与刀之间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存在。 

刀是凶器,人纵不凶,但是多少也会受到感染。 

刀的本身虽是死的,但是它却能给握住它的人一种无形的影响,这种影响有时也成为具体的感受,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,靠近它就会感受到热,握住它就会被烧得皮焦肉烂。 

天下最不可靠的话,就是女人口中的年龄。年青的时候,希望自己成熟一点,要多报个一两岁;等到她真正成熟时,却又怕自己太快老去,要少报一两岁;再过几年,她已经真正老去时少报的岁数更多了,直到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是几岁了。 

骂人原是一件痛快的事,但是对方如果根本不作理会,这就变得非常无趣了。 

再见的意思往往也是最好不要再见。 

     一个人的习惯往往是别人都知道,而自己却是唯一不知道的人。 

——古龙、司马紫烟《圆月弯刀》 

一个女孩子若是对一个男孩子有了感情,就算全世界的雾也掩饰不住。 

女孩子是种很奇怪的动物,就算她以前对你并没有真的感情,但她若已被你得到,她就是你的。 

江湖上混的人,说出来的话就像是钉在墙上,一个钉子一个眼,永无更改。 

爱和恨最大的不同,是爱能使人憧憬未来,能使人对未来充满希望。 

恨却只有使人想到过去那些痛若的往事。 

——古龙《绝不低头》(枪战小说) 

已经得到爱的人,也总希望别人也得到幸福 。 

人类的心理,有时的确奇妙得很,常常会有一种突来的感觉,预兆着一些自己心里最关怀的事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解释的。 

 这就是人类思想的弱点,在彷徨无计的时候,只要有一个想法接近事实,那么无论这想法是否下确,他都会固执地确信不疑。 

这就如同一个不会水的人落入水里,挣扎之际只要抓着任何一样东西,他就不管那东西是否救得他的性命,也会紧抓不放的。 

任何一个狂傲的人,他的嫉妒之心,绝对比常人强烈,永远不能忍受任何一个人,有任何地方强过自己。 

——古龙《苍穹神剑》 

这就是人性值得悲哀也值得赞美的地方,人们无论在哪种情况下,对于所爱的人们,是永远无法忘怀的。 

一个男子汉不应该向任何一个人要求什么,除非你有足够的力量去报答人家。 

人们的喜恶,本是出于本性的直觉,而并非出于理智的判断,而喜恶之与恩仇,性质也是截然而异的,因为恩仇的判断全然是出于理智,这其中的关系,虽然微妙,却能解释。 

须知人们将自己的情感压制,情感反会在不知不觉中奔发出来,等到自己发觉时,这种情感却早已将自己洪水般吞没。 

一个勇者与一个懦夫之间最大的差异,那便是勇者的勇气除了在必要的时候永远不会在平时显露,而懦夫的勇气却在最需要勇气的时候,反而消失了。 

很奇怪,惯于发令的人,却永远喜欢故意征求别人的意见,而却又让人永远没有选择的余地。 

自古艰难唯一死,难怪那些抛头颅、洒热血、将自己生死之事置之度外的英雄豪杰,能够流传史册,名垂千古。 

现实生活与书中故事,是有着一段距离的,故事虽多美丽,但现实生活之中却尽多悲哀之事。 

她睁起眼,觉得有些寒冷,但又有些温暖,她抬起头—— 

她看到了他。 

他感觉到她身躯的动弹,知道她醒了,他垂下头—— 

于是他也看到了她。 

这一瞥的感觉是千古以来所有的词人墨客都费尽心机想吟咏出来,却又无法吟咏出来的。 

因为世间还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和文字能描叙出这一瞥的微妙。 

那是生疏的感情的成熟,分离的感情的投合,迷乱的感情的依归—— 

既像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突然发现自己所要寻找的东西,又像是浓雾中迷失的航船斗然找着了航行的方向。 

——古龙《月异星邪》 

这就是人类潜在的卑劣性格,对别人的过失,远比自己看得清楚。 

世上有许多方法可以使人对自己生出好感,但毫无疑问的,金钱总是最容易生出效力的一种。 

——古龙《湘妃剑》 

每一件大事,表面看来,虽然轰轰烈烈,光明正大的,可是暗中,却不知有多少阴谋的勾当,奸狡的诡计,辛酸的血泪,只是你若不深深地去体悟发掘,你便难以察觉。 

等待虽然令人心焦,但也是件非常美丽的事,没有着急的等待,又怎么会有相见的快乐? 

一个人在少年得意,未必是福,而少年时的折磨,却往往使得日后能有更大的成就。一块美玉,不经琢磨,不能成器,人之一生,何尝不是如此? 

世间有些东西,你若是去求,你就永远无法得到,但你若不去求,反而拒绝 ——至少装出拒绝的样子,那么你要求不到的东西,就可能送到你手里。 

人类的感情,往往会随着对象而变迁,一件同样的事,但发生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,那么这件事在他俩心中造成的印象,也是迥然而异的。 

寡言者的说话,往往是扼要动人的。 

每个人都有往事,就像一宗财宝一样,只是财富可以散尽,而往事却谁也无法夺走,贫贱者的往事,也有时会比富贵者的往事值得珍惜得多。 

有的人奋斗一生,终于得到了他所需要的声名、地位与财富,但回首以前,做事却充满了卑贱与痛苦;有的人碌碌终生,但等到年老将要死去时,却有许多甜蜜往事值得回忆,这两种人,到底哪一种较为幸福? 

黝黯的苍空中。仿佛正有两只眼睛,在默默地查看人间的善良与罪恶,一丝也不会错过。 

它的赏与罚,虽然也许来得迟些,但你却永远不要希望当你种下一粒罪恶的种子后,会得到甜蜜的果实与花朵。 

星,是永远不会孤寂的,只是有些升起得早,有些升起得迟,有些会被云霾湮没,但终必还是会放射出它应有的光芒,自远古直到现在,自现在直到永远…… 

——古龙《孤星传》 

聪明的人和愚昧的人,在永恒的天地之间,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?你纵然是世上最聪明的人,但又能得到什么,你难道能把你的骄傲与光荣带到死中去,你若是常常自傲于自己的聪明,不也是和一个守财的富翁吝啬地锁着自己的黄金一样吗? 

世间最快乐的,便是愚昧的人,因为他毋庸忍受聪明人常会感觉到的寂寞,而他纵然常被人愚弄,但他也不会因之失去什么,这正如愚弄别人的人其实也不曾得到什么一样。 

有四个最坏的父亲,却生出了四个最好的儿子,而另四个最好的母亲,却生出了四个最坏的女儿。 

由简陋生出洁净,由寂寞生出理性,由折磨生出经验,由失败生出成功。这是最坏的父亲与最好的儿子。 

由成功生出骄傲,由经验生出奸宄,由富贵生出侈淫,由亲密生出轻蔑。这却是最好的母亲与最坏的女儿。 

越容易的事越难被人发现,越简单的道理就越发令人想不通,有些聪明的贼做了坏事,被人追赶,就会利用人类的这个弱点,就近躲在最明显,却又是最不会惹人注意的地方,让人花了无数气力,转了许多圈子,甚至追到数里之外,却想不到贼人躲在自己家里的大门背后! 

同样的事情,同样的地方,同样的人物,但你若从不同的角度,不同的观点,不同的心情去看,便会得到不同的结论。 

人与事,都是浪浪相推、生生不息,永远没有一个人能将这浪浪相推,生生不息的人与事全部了然,就像自古以来,永无一人能全部了解天地间的奥秘一样。 

——古龙《失魂引》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